Limerence

【梅剑】【短篇完结】不错的开始

        

*第一次写同人,很短小,ooc慎戳。希望能指出不足,谢谢!【土下座


*大概是呆毛回到阿瓦隆后发生的事


*结尾选自北岛的《我们每天早晨的太阳》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梦。

       来到了一个花园般的地方。她和那个男人,在那里再一次相聚了。

       男人笑着说道:“阿尔托利亚,好久不见。这里是你的梦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梅林…”很多问题想问,比如说梅林在自己出征罗马后去了哪里,比如说他为何又出现在自己梦中,比如说自己为什么没有死还会做梦……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“欢迎来到阿瓦隆,阿尔托利亚,这里是哪里你也是知道的吧,我以前跟你讲过。不过我来有另外的事要讲,”

       突然出现在梦中,男人严肃于平日的口吻,都给人以不好的预感。果然,男人停顿了一会儿,继续道,“唔…其实我是来和你告别的,阿尔托利亚。以后我们都不会再见了,别来找我,”不等少女回答,男人快速说道,“梦境也快结束了……再见啦,别不舍得我哟。” 当然有些事他刻意没有讲,例如他并不是非要出现啦,只是想跟她在永别前再说上几句话;比如他其实才是那个舍不得的人;比如以后他还是能时刻见到少女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、告别的话语,少女没有反应过来, “梅林!!”别走……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于梦中离开,感受到了不曾被遮挡、却又和煦的清晨阳光,少女伸个懒腰,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  头疼欲裂,张了张嘴,嗓子也很哑,好渴,得去找水……自己似乎睡了很久,但梦不过一瞬。环顾四周,确实和梅林以前跟自己描述的阿瓦隆相似。梅林……他在梦里最后所说的话,实在是很奇怪,让人不得不在意。说起来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,要去找他吗。况且自己接下来也无所事事,还真不习惯呢,不必担心不列颠,不用打仗,不用管理国家,也…不用参加圣杯战争。所有所有的责任都已与自己无关,这里(Avalon)还真是远离尘世的乌托邦。

       先稍作休息,然后就去找梅林,说起来肚子也有些饿了,找到梅林后再说吧。不知不觉来到一条小河边,少女坐下来,靠在一颗大树旁,俯身用双手从河里捧起一捧水送入嘴中解渴。接下来,少女稍稍梳洗着,卡姆兰之役中的伤口虽然愈合了,但还是有些血污在铠甲上。期间河边的面容姣好的妖精在嬉戏,边围着她好奇地打量,但少女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   赤裸着的脚有些痒,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着脚,低头垂目,那是梅林的使魔,吗。他的使魔出现在这里,是不是意味着,梅林或许也在这里?梅林到阿瓦隆来也不是不可能。找到他就能问个清楚吧,虽说他不让自己找他,又如此匆忙的离开……而且——自己与梅林,除了梦中短暂的会面,究竟有多久、没有在现实中见过了呢。除去战争的原因和自己被召唤参加圣杯战争,自己,似乎还沉睡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  使魔发出“呜”的一声,跃到草地上,有目的性的、朝某个方向跑了起来,“等、等等!别跑!”少女来不及多加思考,站起身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陷入了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——未拔出石中剑时,仍在埃克托家生活时候的场景。那个时候,那里也有这样的一片草原,当然、未及这里广袤。只要下了埃克托家所在的山丘,就是那里了。自己骑着小马巡逻村庄时偶尔会经过草原忙里偷闲,不过也是很小时候的事了,以后便没有什么空暇了。常常会看到住在小镇的人们,肆意的嬉笑着呢。




       跑着跑着,少女眼前的草原慢慢变得贫瘠,有如记忆中的不列颠,但那之中,却有一条生长着鲜花的小道。会是梅林吗,那样的奇异场景,可能性很大。那么,就更要加快步伐了。回过神来使魔却不见了,大概跑走了吧。


       尽量避免踩到鲜花,少女顺着小路前进,眼前出现一座耸立云端的“塔”。虽然说是塔,却也太高了,少女停下脚步,抬起头仰望着。这样奇怪的建筑,且带有人类文明的气息,另外,这里(阿瓦隆)的魔力浓度高的足以让普通人类死亡,人类无法到这里,建造者毫无疑问会是谁。等等,塔的外墙上——!那个以极快速度、在几乎垂直的墙壁上爬行着的生物是。梅林的使魔。少女这才察觉到,塔上有扇小窗,不,也不一定,或许是距离太远而使窗看起来小也说不定,或许自己也是能从那里爬进去的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为何使魔早已跑远,却能在这里看到它呢。一定是那个具有灵性的使魔想将自己引来这里——梅林在塔里或是附近?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但是,有矛盾。梅林在梦中说了的永别的话,不像在开玩笑,为什么又让他的使魔把自己带来。而且绕着塔走了一圈,根本没有入口,如果不算上那扇窗的话。

      也许不是梅林让使魔来的呢?使魔又为何想把自己带来?如此就更让人不解了,总之先见到梅林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“梅林!你在这里吗!梅林!”………没有人应答。“梅林!如果在塔里或是这附近的话请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很长时间的沉默。梅林难道真的要和她永别吗。“梅林!在的话快出来,我知道你在!”依然是沉默。少女也沉默了。有些担心他。“梅林!如果……如果还没死的话就请回答一声,不见我也没有关系。”


      当少女就要放弃去其他地方时,男人的声音响起了——“真拿你没办法呢,阿尔托利亚。”记得她到阿瓦隆的那个地方离这里还挺远的呐,真难为她跑了这么远找到这儿来。不过看某个家伙扑到他怀里邀功般的叫了几声,不用想也知道她怎么来的了。但是——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庆幸,明明为了赎罪让自己被关在塔里,并和她说了分别,自己却还优柔寡断着呢。三眼猫都比自己果断啊。



       “为何要躲在塔里,之前喊你也不回答?梅林。”“嘛,这么说也太过分了,我是被人关在这里的呀。而且,是塔造的太厚,所以我没听到。”第一句倒是有些真实性,不过第二句当然是骗人的,魔术师其实一直看着她,而她的话语魔术师就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要胡说了,梅林,我知道没人有关的住你的能力。就算有,又是为什么?”……男人叹息一声,啊啊,对她还是瞒不住呢,“我做了错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少女不假思索的:“您这样伟大的魔术师,也会犯错吗?是什么事,方便的话请您告诉我。”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,谁会愿意说自己犯的错呢。

       “嘛嘛,之前可是说好了的,我应答一声,不见你也没有关系的哦?可不要耍赖哦,快走吧,阿尔托利亚。”

      “请不要岔开话题,梅林,”少女话音刚落——“咕、咕咕”,不合时宜的——肚子就叫了几声。少女道:“好歹走之前你也要给我变些吃的。……那个原因的话,您不方便说的话我就不问了,您还是快从塔里出来吧,梅林。”正好有了恰当的理由,肚子也确实饿了,少女盘腿坐在草地上,盘算着梅林不出来的话就赖在这儿不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几乎在少女话语刚落,面前的草地上就开始摆放她所喜爱的食物,正好吃饱又不至于浪费的份量,但是男人却没有跟着一起出来。还是不肯出来吗,嗯…那先吃饭吧,若真如梅林之前所说,他是被关起来、出不去的话,也要从长计议。


      用完餐,少女再度到塔前,观察着进入的方法。还是找不到。正当少女考虑如何爬进窗时,梅林的声音响起了,“别费劲了,阿尔托利亚,你进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少女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请您出来,梅林。”“嘛,我是真的没办法出来,我被坏魔女下了咒啦,只能一辈子关在牢笼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早就提醒过您很多次不要到处拈花惹草了,梅林。” “唔,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,阿尔托利亚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、当然不是,怎么可能。比起那个,您还是想想怎么出来的好。”少女有些害羞,脸在发热。

      “说起来,您能给我把剑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可以是可以。等等,你该不会想把塔劈开吧?!这么做也太冒险了!”

       少女坚定的点了点头:“我有分寸的,梅林。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风险,有什么情况我会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男人犹豫了,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那么……你用excalibur吧,剑应该在河边的妖精那里。去找她们要的话,她们会给你的。”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谢谢您,梅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再一次回到了河边。仍有三三两两的妖精在。

       少女道:“抱歉,请问能暂时把excalibur借给我吗?…有要紧的事不得不用到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“你本来就是剑的主人!”“请拿去吧!请拿去吧!”妖精们七嘴八舌的答道,拿出剑交给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少女向妖精们道了谢,来不及停留,急忙赶回去。



      “EX——Calibur!!”

       塔一下子被劈开,几秒钟便消失不见了,彷佛没有出现过一般。少女随后将剑还给了跟着前来的妖精们。

       身着长袍的白发男人正随意的坐在一块岩石上,一边的肩上是他的使魔。“梅林!”

       少女以温暖的笑容笑着,朝着男人伸出了手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每个故事有了新的开始,那就开始吧。